重庆彩票网

    <label id="iorga"><legend id="iorga"></legend></label>

  1. <output id="iorga"></output>

    <code id="iorga"></code>

    <var id="iorga"></var>

    <output id="iorga"><legend id="iorga"></legend></output>
  2. <dd id="iorga"><u id="iorga"></u></dd>
    <output id="iorga"><legend id="iorga"></legend></output>
  3. <var id="iorga"></var>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中國歷史

    毛時代高舉“教育必須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旗幟

    發布時間:2020-04-23 來源:東博文化研究 作者:

          中國歷代王朝的更迭,新統治者上臺伊始都會立即搬出舊的禮教,以教育規范新的順民,唯有毛主席是一個例外。身兼政治家和教育思想家的毛主席,當然要把他的教育主張納入其明確的政治目的中,經過新的教育的革命群眾,寄予新教育、新社會應該培育出的一代又一代革命接班人。他因此更反感新老傳統教育對青少年個性、生機的束縛、壓抑,他也同樣厭惡歷代相襲的維護少數人統治的英才教育。
    \
    在毛主席看來,有史以來文化總是為極少數剝削階級所霸占,勞動階級沒有文化。共產黨在打天下時,就努力讓參加革命的勞動階級出身的人學習文化。解放后,學校還是掌握在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手里,但是國家還是努力為勞動階級的子弟學習文化創造條件。先是勞動階級出身的可以減免學費、分期付款。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后學費大幅度地降了下去。同時還招收了一些工農兵學員。
    毛主席提出,堅持不懈地開展無產階級教育革命,是破除資產階級法權思想的重要一環。毛主席的重要指示:
    “過去那些學校學的沒有多少用,課程都忘記了,用處就那么大點,有點文化,能看書寫字,有的能寫點文章。很多書我也是以后看的,很多自然知識也不是課堂上學的,如天文學、地質學、土壤學。真正的本事不是在學校學的,孔夫子沒有上過大學,還有秦始皇、劉邦、漢武帝、曹操、朱元璋,都沒有上過什么大學??刹灰孕拍莻€大學,高爾基只上過兩年小學,恩格斯只上過中學,列寧大學未畢業就被開除了。”
    “上了大學,不想和工人劃等號了,要作工人貴族。就是普通的工人農民每天也在進步。群眾是真正的英雄,而我們卻是幼稚可笑的,包括我。往往是下級水平高于上級,群眾高于領導,領導不及普通勞動者,因為他們脫離群眾,沒有實踐經驗。不是有人說大學生不等于勞動者嗎,我說我自己不及一個勞動者。有些人站在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立場,反對對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改造。他們就不用改造了?誰都要改造,包括我,包括你們。工人階級也要在斗爭中不斷改造自己,不然有些人也要變壞呢。英國工黨就是反*動的,美國產聯、勞聯也是反*動的。”
    毛主席有關教育問題的談話不但在中國,也在西方不脛而走,在那里的校園里激起了回響。
    時至今日,我們當然有了更為客觀的看法。但是,這場教育革命至今仍有不少可借鑒之處。一些具體經驗,如以克服三脫離為目標的探索;清華提出的“打破過去把基礎科和專業科截然分開的界線”;同濟等校提出的教學、設計、施工“三結合”統一體;農大回農,分散到農、社來社去;醫院可以辦學,辦試點班;“文科不一定非要高中生不可”;教師、科研人員和社會(工廠、農村)對流;請進來,走出去向人民群眾學習;開門辦學,教學開放;貫徹毛主席十大教學法,現場教學,課堂討論,民主評議;校辦工廠、廠(場)校掛鉤,勤儉辦校;高中后期的分流和實用教學;“四個面向”中一些設想和嘗試;對知識青年下鄉的函授教育等。
    有些是需要我們在今后一個相當長時間內繼續探索的。這場教革的模式從簡單的“指示——執行”“典型——學習”到“討論——共識”、“互學——相長”,應該說比較全面,盡管粗糙些,這也是幾千年傳統教育從來不可能有的場面和民主性。
    更使傳統教育難以接受的是,這場教育革命鮮明的提出:學校向90%以上的工農開門,提出普通教育十年學制(農村九年),“上小學不出村,上初中不出隊,上高中不出社”等,使就學率迅速提高,也如梅斯納所說的:“毛澤東時代大量增加了教學設施和受教育的機會,掃除了大量的文盲,并且建立了比較完整的保健制度,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中國官方也至今認為:“這是其巨大的歷史功績”。
    此后,毛主席抓了一系列典型,指導這場戰斗。在《上海工人技術人員在斗爭中成長》的調查報告中,毛指出:“從根本上說來,走從工、農、兵及其后代中選拔工程技術人員及其他意識形態工作人員(教授、教員、科學家、新聞記者、文學家、藝術家和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的路,是已經確定的了。”在《從上海機械學院兩條路線的斗爭看理工科大學的教育革命》中,毛指出:“這里提出一個問題,就是對過去大量的高等及中等學校畢業生早已從事工作及現在正從事工作的人們,要注意對他們進行再教育,使他們與工農結合起來。其中必有結合得好的并有所發明創造的,應予以報道,以資鼓勵。實在不行的,民憤很大需要打倒的,只是極少數。就是對于這些人,也要給出路,不給出路的政策,不是無產階級的政策。上述各項政策,無論對于文科、理科新舊知識分子,都應是如此。”毛提出對新舊知識分子再教育的問題,就是創造條件讓他們走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黑龍江省革命委員會在安慶縣柳河辦了一所農場,定名“五?七”干校,為機關革命化、改革上層建筑走出了一條新路。毛批示:“廣大干部下放勞動,這對干部是一種重新學習的極好機會,除老弱病殘者外都應這樣做。在職干部也應分批下放勞動。”于是,“五七”干校如雨后春筍般地出現在祖國大地,成為機關干部革命化的場所。甘肅省會寧縣部分長期脫離勞動的城鎮居民,喊出:“我們也有兩只手,不在城里吃閑飯!”到農村安家落戶,決心把自己鍛煉成為有社會主義覺悟的勞動者。毛在這篇報道里發出號召:“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說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學畢業的子女,送到鄉下去,來一個動員。各地農村的同志應當歡迎他們去。”這就是震驚世界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的來由。盡管親歷的人們對這一運動有不同的評價,但是,誰也不能否定它對整整一代知識青年的教育和鍛煉。
    一九六八年,毛主席發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號召后,李訥也到江西中辦五七干校勞動鍛煉。一九七〇年六月,她給毛寫信說,她在那里勞動受教育不大。為什么呢?因為好多人都認識她,知道她是毛主席的女兒,對她總是照顧得多,鍛煉不大。她說她愿意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毛看信后很高興,就派謝靜宜去幫她,對謝說:“我非常同意她的這個想法,現在我叫你來到江西去幫助李訥上山下鄉,跟知識青年一樣。”臨走時主席寫了一封信,并交待工作人員不要封口,讓謝帶著。謝深知毛主席這樣做既是對她的信任,也是讓他的女兒知道這種信任。所以,李訥接信之后,開玩笑地說:“爸爸派來了欽差大臣了。”后來李訥病了,主席第二次派謝去看望。謝到知青家里一看,只有一個輪流做飯的小姑娘。小姑娘告訴她,李訥跟著老鄉去砍甘蔗去了,發燒還勞動。待會兒李訥回來了,還是挺高興的樣子。但是,李訥的病老是不好,老是發燒,老是不退。謝回到北京,向主席作了匯報,問是不是讓李訥回北京治療一下再回去。主席說:“不,她在哪里就在哪里治,她在鄉下就在鄉下治療,鄉下治不好,到縣里去治,縣里治不好到省里治,就是不能回北京,難道江西人民病了,都要來北京治病嗎?”一次,謝問起李訥的婚事,李訥說:“我根本不急,我母親倒是挺急的,我倒是想聽聽爸爸的意見。”
    謝轉告給毛主席,毛主席說:“你轉告她,她的婚姻由她自己作主,爸爸媽媽不能管。是工人也行,是農民也行,這是第一。第二,是黨員也行,不是黨員也行,不是黨員就不革命了?不是黨員也是要革命的。第三,比她大也行,比她小也行,只要他們兩個愿意就可以了,就行了。”后來,李訥生了孩子,雇了保姆,錢不夠用了,謝說跟主席要一點吧,李訥沒有吭聲。
    謝回到北京,問主席身邊的人:“李訥要點錢,得跟主席提多少合適?”回答說至少要八千。謝給主席報告了,主席說:“給那么多啊,我那個錢是供應農民隊伍的。”后來一想,“那好吧,給她八千吧。她走的時候,你再給她五千,現在給她三千,不要一次都給。”有人說毛主席的女兒是紅色貴族,是紅墻之內的公主,但很少有人能夠想象,作為一國領袖毛澤東的子女也會有如此艱難的窘境。毛主席始終認為,他的子女也是普通百姓中的一員,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可言。這也許就是常人難以理解的地方。
    毛主席先是從上海市革命委員會的一份調查報告里看到,上海市川沙縣江鎮公社衛生院有一名從城里來的醫專畢業生,把訓練“赤腳醫生”作為自己的重要任務,編寫了大量的簡易農村醫療衛生教材,介紹了一些優秀的農村通俗醫務書籍,組織“赤腳醫生”進行廣泛的“兵教兵”活動,著重培養他們自學的能力,使他們在實踐中迅速入門。毛主席在此后加寫了一段話:“這個從城里下到農村的醫生證明,從舊學校培養的學生,多數或大多數是能夠同工農兵結合的,有些人并有所發明、創造,不過要在正確路線領導之下,由工農兵給他們以再教育,徹底改變舊思想。這樣的知識分子,工農兵是歡迎的。不信,請看上海川沙縣江鎮公社的那個醫生。”
    調查報告里也寫到另一個醫專畢業生“死讀書五年,一副近視眼鏡從三百度升到了六百二十五度。參加工作四年了,但能力很差,連腦膜炎、胸膜炎也診斷不出。一次為一個死胎早產病人接生,臨床時,死背在學校里記熟了的書本知識,急得手足無措。”毛主席加寫道:“對這些人應當進行教育,使他們逐步獲得改造。”并且認為這個鮮明對比不只是暴露了舊醫學教育制度問題,而是“整個教育制度”問題。接著,毛主席又從關于湖北省長陽縣樂園公社合作醫療制度的一篇報道《深受貧下中農歡迎的合作醫療制度》里,提出“關于城市小學及中學是否可以歸工廠辦和街道聯合起來辦的問題,也應提出討論。”
    毛的教育革命思想的集中點是:1)領導權問題。城市的大、中、小學校必須由工人階級來領導,中、小學由工廠辦或聯合街道一起辦;大學則派工人參加領導。因為只有工人階級領導,才能培養出為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服務的知識分子。2)選拔人員的道路問題。走從工農兵及其后代中選拔工程技術人員及其他意識形態工作人員的路。3)改造知識分子的道路問題。就是必須創造條件讓工農兵給他們以再教育,逐步轉變他們的資產階級世界觀。
    毛主席鮮明的舉起了“教育必須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這面大旗。無產階級政治就是全人類的解放。他所提出的“勞動人民要知識化,知識分子要勞動化”——則是走向全人類解放的必由之路,只有通過這條路、那道所謂“永恒”的“墻”,才有可能從歷史上真正的消失,一個不再分成兩半的理想社會才有希望從這里真正展開。

    (責任編輯:山鷹)

    高密| 清原| 石景山| 星子| 林甸| 云梦| 镇赉| 商南| 代县| 任县| 阿拉善右旗| 神农架| 荣成| 平定| 赤峰| 郁南| 枣阳| 永仁| 临城| 建宁| 农安| 福泉| 河南| 鹤壁| 兴文| 隆林| 云梦| 桂林| 武川| 靖宇| 汉源| 瑞安| 塔城| 萝北| 怀化| 西乡| 怒江| 长垣| 南雄| 新林| 景德镇| 柳江| 阜新| 达拉特旗| 霍州| 沂南| 翼城| 阿拉善右旗| 定陶| 察哈尔右翼中旗| 那曲| 兴城| 会东| 吴忠| 永年| 巴中| 新晃| 福山| 莱芜| 六枝| 金阳| 川沙| 宝丰| 新野| 浮山| 垦利| 汤河口| 八里罕| 兴县| 巩义| 阜阳| 麻江| 九江| 祁阳| 宁冈| 禹州| 温宿| 沁源| 维西| 庆阳| 希拉穆仁| 鹤山| 中心站| 余江| 武安| 三门峡| 长泰| 镇沅| 丰宁| 莫力达瓦旗| 精河| 米泉| 聊城| 察布查尔| 镇海| 安吉| 岚皋| 瑞丽| 厦门| 静宁| 朝阳| 阿里| 恩平| 兴平| 沭阳| 苍溪| 石拐| 威县| 福海| 河南| 郧西| 汝南| 黑山头| 岑溪| 引水船| 遂昌| 朝城| 峨边| 建始| 嘉义| 余庆| 眉县| 项城| 泰兴| 麻江| 连州| 福泉| 连山| 蒙城| 巩留| 巫山| 仪陇| 西华| 大厂| 双流| 临沭| 长乐| 揭阳| 保定| 安陆| 瓮安| 普洱| 新城子| 陆丰| 开阳| 永安| 安吉| 杞县| 太原| 鹤山| 阳新| 宝鸡| 高安| 锦州| 崇信| 汪清| 房县| 曲江| 斋堂| 运城| 玛沁| 聂拉木| 伊春| 子长| 那日图| 丰城| 宁都| 南通| 诸城| 黔江| 邵阳县| 儋州| 永州| 淖毛湖| 建湖| 绥江| 头道湖| 汤河口| 蓝山| 柳河| 玛纳斯| 前郭| 集贤| 鄂伦春旗| 武城| 安泽| 平泉| 普安| 普陀| 莱州| 宝兴| 十三间房气象站| 丹巴| 交口| 沈丘| 麻江| 察哈尔右翼后旗| 托勒| 泰州| 当阳| 资溪| 通江| 福鼎| 阿图什| 乐业| 都江堰| 乐东| 武夷山| 恒春| 当涂| 阿城| 永靖| 烟筒山| 林西| 皋兰| 三门| 梅州| 希拉穆仁| 康县| 云霄| 贞丰| 慈利| 双流| 昆山| 灌南| 原平| 涪陵| 赫章| 五河| 华县| 宜宾农试站| 镇沅| 中宁| 张家界| 上高| 秦皇岛| 克东| 阿巴嘎旗| 灵台| 荆门| 瓮安| 旌德| 兰溪| 咸宁| 类乌齐| 乐清| 班戈| 公主岭| 石家庄| 和林格尔| 汉源| 吐鲁番东坎| 合作| 恭城| 稷山| 民勤| 江陵| 扶绥| 垫江| 新竹县| 波密| 互助| 循化| 达拉特旗| 临西| 涠洲岛| 土默特右旗| 英山| 宁城| 嵊泗| 高邑| 临安| 上海| 五台县豆村| 紫阳| 睢县| 宁化| 若尔盖| 且末| 泌阳| 芒康| 单县| 栾城| 东岗| 田林| 江山| 富平| 南川| 亳州| 镶黄旗| 武隆| 高邮| 武宣| 锡林浩特| 西畴| 阿荣旗| 九江| 钟山| 香格里拉| 卢龙| 于田| 宁阳| 乌拉特前旗| 五道梁| 新沂| 温泉| 桓仁| 仁和| 红柳河| 雅布赖| 虎林| 诏安| 涪陵| 乌鲁木齐牧试站| 通渭| 乌当| 苏家屯| 舞钢| 宜都| 休宁| 建宁| 龙岩| 驻马店| 禄丰| 南县| 永靖| 唐县| 新竹县| 喜德| 嘉祥| 元江| 柞水| 郎溪| 南丹| 迁安| 封丘| 同安| 平远| 富川| 八达岭| 新乡| 尼勒克| 酒泉| 淄博| 小二沟| 丰镇| 米易| 汤阴| 呼伦贝尔| 灵川| 博湖| 上思| 山阳| 潜江| 通江| 阳泉| 德令哈| 万山| 琼海| 双城| 加格达奇| 襄汾| 赞皇| 青浦| 镇远| 湖口| 昌吉| 桦南| 青田| 巴林右旗| 汶川| 刚察| 翁牛特旗| 永康| 新竹市| 神木| 宁海| 荣县| 揭西| 鸡东| 南川| 万源| 乡城| 湘阴| 石炭井| 叶县| 科尔沁左翼后旗| 申扎| 东乌珠穆沁旗| 阿巴嘎旗| 饶平| 阿勒泰| 辽阳| 江宁| 凉山| 汉阴| 天峻| 台儿庄| 象山| 夹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