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彩票网

    <label id="iorga"><legend id="iorga"></legend></label>

  1. <output id="iorga"></output>

    <code id="iorga"></code>

    <var id="iorga"></var>

    <output id="iorga"><legend id="iorga"></legend></output>
  2. <dd id="iorga"><u id="iorga"></u></dd>
    <output id="iorga"><legend id="iorga"></legend></output>
  3. <var id="iorga"></var>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蘇東研究

    吳恩遠:妖魔化斯大林就是對俄羅斯和蘇聯的攻擊

    發布時間:2020-05-05 來源: 察網作者:吳恩遠

           2017年6月26日,俄羅斯各大報紙刊載了著名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的一項調查結果:38%的俄羅斯人在回答“歷史上最杰出的人物”時,把斯大林放在第一位,普京和普希金并列第二,列寧名列第三。在此期間,普京會見美國好萊塢著名導演奧利弗·斯通時說道:對斯大林的過度妖魔化就是攻擊俄羅斯和蘇聯。這句話幾乎顛覆了半個世紀以來蘇聯和俄羅斯對斯大林的評價。俄羅斯民眾和普京總統對斯大林新的認識,必將對俄羅斯社會發展進程產生重大影響。

     \ 

    一、赫魯曉夫—戈爾巴喬夫—普京:對斯大林評價的變化

     

      蘇聯對斯大林的爭論始于赫魯曉夫1956年蘇共二十大的“秘密報告”。赫魯曉夫對斯大林的攻擊和批判導致蘇聯社會和國際共運思想混亂,并影響到戈爾巴喬夫等后人,可以說蘇聯解體“始于赫魯曉夫”。戈爾巴喬夫從對斯大林個人的批判發展到對“斯大林模式”和整個蘇聯體制的全盤否定,1989年蘇聯社會對斯大林的正面評價只占8%,滅史亡國,殷鑒不遠。

      蘇聯解體給俄羅斯社會帶來的悲劇,令無數俄羅斯人懷念蘇聯時期的大國氣概和穩定生活,對斯大林的認識更趨理性和客觀,斯大林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開始逐步回升。此后多次民意測驗表明,俄羅斯人對蘇聯社會的評價日趨正面,斯大林則穩居杰出歷史人物前列。

      同以前相比,“列瓦達中心”這次民意測驗特點在于以下幾點。

      第一,俄羅斯民眾對斯大林評價出現新的升級。俄羅斯過去有過很多次類似的民意調查,斯大林被列為第一位并不鮮見(最近一次是2017年3月評價百年來俄羅斯最偉大領袖人物,列寧、斯大林、普京并列第一位)。但以往俄羅斯的民意調查主要是測評自己國家的歷史人物,這次范圍擴大到全世界和全部歷史發展階段的杰出名人。世界各國、各民族對此當然有自己的標準,俄羅斯民眾這個答案不一定被他人接受,但斯大林的地位在俄羅斯人眼里超過他們心中的“神”——彼得大帝,超過被譽為“俄羅斯良心”的普希金等俄國歷史人物,甚至被認為其貢獻應當居全世界所有杰出人物之首,把斯大林抬到這么高的地位在俄羅斯的民意測驗中還是很少見的。

      一次民意測驗也許不能說明多大的問題,但如果多年來、多種民意調查機構的多次測驗都是同一個結論,就確實代表了廣大民眾對這個問題的觀點。俄羅斯人對斯大林的看法,已經產生過山車式的急劇轉變。正如2017年6月28日《俄羅斯——波羅的?!穲髮懙溃?ldquo;在俄羅斯現代史上,特別在赫魯曉夫和戈爾巴喬夫時期,人們始終對斯大林鎮壓的罪行感到恐怖并且咒罵這個血腥的暴君。但在新的斯大林式的普京體制時期,斯大林的個人威望從已經觸底又得到了復興。有這種感覺,我們國家對斯大林的評價似乎又回到了原點。”

      第二,普京總統對斯大林評價有新變化。普京對斯大林第一次正面評價是在2002年。他一方面談到斯大林的“專制、獨裁”,另一方面則肯定:“正是在斯大林領導下蘇聯才取得了偉大衛國戰爭的勝利,這一勝利在很大程度上與他的名字相關聯。忽視這一現實是愚蠢的。”此后,他對斯大林的多次評價基本上都在這個尺度之內。

      2017年6月16日,普京回答美國好萊塢著名導演奧利弗·斯通關于評價斯大林的問題時說:斯大林時代發生過悲慘事件,今天的俄羅斯確實還帶有斯大林主義的某些遺毒。但是,我們大家不都帶有各種遺毒嗎?任何人都難免犯錯誤。他還指出:“在世界歷史上都存在有爭議的人物:英國的克倫威爾,法國的拿破侖??藗愅柺仟毑谜吆捅┚?拿破侖當了皇帝后,把國家引向民族災難,遭到完全失敗。但是他們兩人在國內仍然受到尊重。”這就表明了他對待斯大林的態度。他舉例說道:丘吉爾盡管有其反對蘇聯的立場,但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后堅決主張與蘇聯合作,并把斯大林稱為偉大的統帥和革命者。所以,普京強調:“斯大林是適應時代需要而產生的人物。那些過分妖魔化他的人,實際上就是在攻擊俄羅斯和蘇聯。”

      這是普京對斯大林新的評價:首先,承認過去有妖魔化斯大林的現象,而且“很過分”;其次,把對斯大林評價放到與國家平行的地位,指出對斯大林的攻擊就是對蘇聯和俄羅斯的攻擊。再次,強調斯大林的所作所為是順應了時代的需要。

      第三,抬高斯大林地位的不僅是左派、不僅是俄共,而是各級政權。2017年6月27日的《俄羅斯報》報道:最近關于斯大林的消息占據了俄羅斯各報頭版,仿佛是在進行軍隊大元帥競選。“斯大林從地下冒出來了”,俄羅斯報紙通欄大標題這樣報道。幾乎每一天,斯大林的各種掛像、雕像突然冒出在各個地方。但主導這種行為的,不是左派,也不是俄羅斯共產黨,而是各級政權。在莫斯科國際法學院,把原先取下來的斯大林掛像又掛回原處,就是校領導的決定。2015年7月3日,俄羅斯當地政府在特維爾州勒熱夫區豎立了一座斯大林胸像。俄羅斯政府現任文化部長弗拉基米爾·梅金斯基為此專門撰文,闡述建立斯大林紀念碑的原因。他寫道:“我們社會不需要以丑化、回避的態度對待祖國的歷史和歷史人物,特別是對斯大林的不實評價。以前靠隨意推測或譴責性的論調對斯大林評價的那種情況在現實社會中早就不能立足了。”

      

    二、對斯大林評價變化的原因

     

      應當說,俄羅斯目前出現的對斯大林又一輪重新評價,有著深刻的政治、經濟、社會、思想領域的背景。

      第一,認識到過去有妖魔化斯大林的存在。政治學者庫利科夫指出:妖魔化斯大林起初來自西方,把斯大林說成和希特勒并列的絕對邪惡的人,目的是使俄羅斯在政治權利方面處于和西方不平等的地位。他們集中攻擊斯大林20世紀30年代的“大清洗”問題,這當中確實有擴大化的錯誤,但被西方肆意擴大?!抖砹_斯報》寫道:20世紀80年代末期,由“紀念碑”等組織在群眾大會上公布所謂被解密的檔案:仿佛有成千上萬的斯大林體制下的犧牲者,反斯大林活動一度達到頂峰。這個“紀念碑”今天已經被證實是外國間諜組織。

      普里亞尼科夫在《俄羅斯人熱愛斯大林之謎》一文中寫道:指責斯大林“殘忍”的一個罪行是對待農民。但是在俄國的執政者中只有斯大林完成了把一個農業國城市化的任務。1914年俄國城市居民只有23002萬人,1956年達到8700萬人。40年城市人口增加了35倍,而歐洲國家達此目標花費了200年!

      妖魔化斯大林的另一個表現就是指責他“專制、獨裁”。多年來一談到“斯大林模式”就離不開“高度集權、專權”的特點。俄羅斯學者科爾尼·多克特里內寫道:“獨裁”這個詞是冷戰時期西方理論家為戰勝斯大林領導的社會主義陣營而發明的。其結果是,俄羅斯被摧毀了。

      到今天為什么這股反對斯大林的歪風沒有繼續刮下去?《俄羅斯報》指出:這是因為反對者指責斯大林似乎違背紐倫堡確定的法制、犯下反人類罪行的事情根本不存在。

      第二,理性評價斯大林的一些錯誤。在《斯大林從地下走出來》一文中,作者認為:那些把自己的選票投給斯大林的人,都非常清楚地知道“大清洗”的情況,也完全不是斯大林主義的狂熱擁護者。因為他們明白,“一切有效益的管理者都是借助于懲罰性手段”。衛國戰爭中“一步也不準后退”的227號命令,對隨便撤離陣地的人施以嚴厲懲罰手段。不這樣懲罰臨陣脫逃者能保衛祖國嗎?

      斯大林大元帥的形象是國家的象征。俄羅斯學者葉蓮娜指出:今天大多數俄羅斯人不想提到“大清洗”的問題,表明人們已經對斯大林的錯誤給予原諒。

      第三,重新認識到斯大林時期取得的偉大成就的意義。對于斯大林時期工業化、社會發展現代化和反法西斯戰爭取得的成就,通過這些年來在俄羅斯各種書籍、刊物,甚至國家教科書、電視節目等載體上的宣傳,人們已經取得基本一致的意見。對比蘇聯解體后的俄羅斯狀況和國際環境,今天俄羅斯人對斯大林當年領導蘇聯與西方抗爭的意義有了新的認識。

      庫利科夫強調:俄羅斯人知道,西方從來不承認俄羅斯人有與他們平等的地緣政治權利。整個20世紀,俄羅斯一直在為擊退敵人而斗爭。這場斗爭始于20世紀初,一直延續到今天,而在斯大林時期取得了從開始到中間階段的勝利。當年與西方的“冷戰”今天還在進行,實質仍然是維護俄羅斯人的生存權。擔憂這場斗爭能否再次取得勝利,正是俄羅斯人對斯大林給予前所未有的肯定的原因。

      俄羅斯人還認識到,當年在斯大林領導下,蘇聯不僅戰勝了法西斯,而且建立了一個幾乎囊括地球一半的社會主義體系,并依靠這個體系在巨大的地緣政治范圍內與“文明”的西方多次競爭并取得勝利。俄羅斯人清楚斯大林在捍衛俄羅斯人生存中所起的作用,所以才有了對斯大林的高度評價。

      第四,今天的普京政權需要斯大林。普京執政以來,由于國家領導人的支持,在國家電視頻道上充滿了對斯大林的贊美,這種宣傳甚至比斯大林時代還廣泛。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今天的俄羅斯需要這種形象。

      國家領導人需要以歷史上的強國領袖為榜樣。正如《俄羅斯報》寫道:最近十余年,隨著國際油價的下跌、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和居民生活水平的降低,俄羅斯人又把眼光聚焦歷史。這一次不僅僅來自下層,而且是來自上層政權領導人。正是這些領導者們試圖在俄羅斯歷史中探尋成就偉大強國的領袖人物,以此作為其榜樣(如樹立了弗拉基米爾大公雕像)。這當中不僅需要對歷史進行反思、理解,并且還要悔過。

      人們期盼俄羅斯領導者重現穩定生活。在當代俄羅斯,40歲以上的人常常愉快地回憶起勃列日涅夫、安德羅波夫和契爾年科,認為那是自己生活最好的時代。勃列日涅夫時期雖然被認為是“停滯年代”,但人們認為那時的領袖雖然是嚴厲的,卻是公正的。斯大林的崇拜者認為:如果還是斯大林執政,就能夠回到勃列日涅夫時代,表達了俄羅斯民眾對再現斯大林式執政者的期盼。

      普京政權在很多方面復活了蘇聯的實際做法。據最新俄羅斯民意調查,超過一半的俄羅斯人支持總統現行的方針,并希望未來總統執行現在的政策——繼續在國內外政策上采取比較強硬的方針。俄羅斯學者預言:由于這次民意調查的結果,克里姆林宮戰略家們已經考慮在斯大林問題上怎樣做更正確。根據這些判斷,普京實際上已經在為斯大林平反,人們希望俄羅斯總統應當成為類似斯大林那樣的人。區別僅僅在于:不要再設立集中營,不要每周工作六天和封閉邊界。

      

    三、對斯大林等歷史人物重新評價的影響

     

      這次俄羅斯對斯大林等歷史人物的民意調查結果和普京對斯大林新的評價,必將對俄羅斯社會、政治、思想等各個領域的發展產生重要影響。

      首先,撥開妖魔化斯大林的迷霧,恢復對蘇聯歷史和蘇聯歷史人物的本來面貌,有利于在思想意識形態領域的正本清源,夯實俄羅斯執政者制定國家發展戰略的理論基礎。

      歷史終究證明:任何民族都不可能長久丑化和攻訐為本民族做出重大貢獻的歷史人物。對歷史人物的正名有利于為國家特別是為青少年樹立正確的價值觀、道德觀。

      其次,有利于增強人們對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信心。多年來,西方“妖魔化斯大林”的思想泛濫,極大影響甚至阻礙了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發展。西方理論家給斯大林扣上的“專制、獨裁”的帽子,把社會主義制度壓得喘不過氣來,以致社會主義國家的一些人沒有底氣,對社會主義喪失信心。

      斯大林模式的核心是什么?新中國成立初期毛澤東要求在京政治局委員至少要學習蘇俄1918年憲法和1936年斯大林憲法,前者規定了蘇俄社會主義體制的國體和政體,斯大林憲法則補充了“共產黨是一切社會團體和國家機關的領導核心”。當年戈爾巴喬夫修憲就是取消共產黨領導這一條,為多黨制打開綠燈。所以,妖魔化斯大林的核心是妖魔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領導。撥開妖魔化斯大林的迷霧,有利于幫助人們樹立對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領導的正確認識,堅定對社會主義道路的信心。

      再次,圍繞斯大林的爭論在俄羅斯還會繼續。普京對斯大林的新評價不意味著要回到蘇聯時期。前不久,普京簽署了“建立受政治迫害遇難者永久紀念碑”法令。盡管他有意在法令中回避在“什么時期”、“誰迫害誰”的關鍵問題,人們還是感覺到是為了紀念斯大林時期被迫害的人;梅德韋杰夫總統時期曾試圖搞“非斯大林化運動”,說明俄羅斯對斯大林評價還有不同看法。但無可置疑的是,從赫魯曉夫到戈爾巴喬夫半個世紀以來全盤否定斯大林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正在俄羅斯受到抵制和批判,俄羅斯人正在努力還斯大林一個歷史清白的形象。

      (吳恩遠,察網專欄學者,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博導。)

    汤原| 周宁| 万宁| 烟筒山| 西充| 喀喇沁旗| 电白| 阜宁| 曲江| 蓟县| 石拐| 镇坪| 冠县| 嘉鱼| 金沙| 随州| 溧阳| 凤县| 固安| 揭阳| 阿拉善右旗| 五营| 松潘| 梁山| 永登| 重庆| 宣化| 龙口| 信阳地区农试站| 和平| 永善| 永平| 上虞| 蓬安| 吴县| 莒县| 盐源| 会同| 华阴| 霍林郭勒| 平顺| 庐江| 屯留| 城步| 孟连| 商河| 定远| 岳池| 郁南| 宜兰| 永年| 铁力| 简阳| 平潭| 青龙| 察哈尔右翼中旗| 潼南| 囊谦| 环江| 芒康| 连州| 万州龙宝| 宁县| 公安| 万州天城| 中阳| 赞皇| 禹城| 扎赉特旗| 鄂温克旗| 富蕴| 兖州| 玉溪| 会宁| 北京| 尚志| 高唐| 保山| 林西| 博山| 石炭井| 务川| 富平| 岱山| 湛江| 新界| 漳浦| 南城| 平阳| 潞城| 石屏| 如东| 阿尔山| 定日| 眉山| 北戴河| 河曲| 永州| 青龙山| 扎赉特旗| 榕江| 清流| 东山| 长沙| 郫县| 江西沟| 馆陶| 新城子| 南岳| 汤阴| 丰台| 漳州| 陈家镇| 同江| 小灶火| 定海| 花溪| 吉水| 宜宾县| 绍兴| 温县| 普陀| 台山| 高县| 获嘉| 乌拉特后旗| 南澎岛| 黄冈| 夏津| 平武| 策勒| 仪陇| 阿拉善右旗| 句容| 江城| 安平| 岚县| 富平| 泽当| 伊宁| 嘉黎| 柘城| 宁乡| 韦州| 睢县| 临夏| 察哈尔右翼后旗| 峨边| 乌兰乌苏| 姜堰| 九台| 沁阳| 呈贡| 永清| 塔城| 瑞安| 合江| 壶关| 安泽| 泾阳| 玉田| 南皮| 西林| 讷河| 岑溪| 灵璧| 闻喜| 湛江| 胶南| 罗甸| 天池| 咸宁| 肇庆| 师宗| 新竹市| 左云| 天祝| 清水河| 盈江| 禄丰| 黄山区| 西乡| 新巴尔虎右旗| 北道区| 盐都| 栾城| 正安| 新河| 巧家| 都兰| 漳州| 东乌珠穆沁旗| 海力素| 苍梧| 阿木尔| 义乌| 井研| 福鼎| 饶河| 禄丰| 萍乡| 波密| 临江| 上高| 花溪| 邢台| 涟源| 中心站| 盐源| 托克托| 鱼台| 杞县| 雷波| 新会| 环江| 鞍山| 鸡西| 平果| 株洲县| 鸡东| 儋州| 苍梧| 黄山区| 凤凰| 惠民| 威信| 五道梁| 达坂城| 朔州| 平潭海峡大桥| 久治| 建宁| 满都拉| 遂川| 慈利| 三明| 息县| 左贡| 那仁宝力格| 德安| 刚察| 法库| 崇仁| 中阳| 印江| 交口| 水城| 苏尼特左旗| 正镶白旗| 泸溪| 苍梧| 珲春| 阿拉善左旗| 屯昌| 文昌| 库伦旗| 信阳地区农试站| 老河口| 大方| 九华山| 霍州| 绥滨| 寿宁| 武乡| 易门| 平阴| 永顺| 雅布赖| 徐家汇| 当阳| 内江| 乌兰浩特| 平湖| 新都| 阳江| 景东| 道孚| 建瓯| 文县| 临夏| 景德镇| 盈江| 罗田| 黑山头| 即墨| 中江| 南郑| 桂阳| 锦州| 沂水| 厦门| 宁南| 永仁| 海伦| 怀安| 宽城| 开鲁| 黑河| 龙胜| 松溪| 南木林| 舟曲| 内邱| 禄丰| 柯坪| 科尔沁左翼中旗| 福海| 道孚| 通辽钱家店| 锡林浩特| 宣城| 东川| 汤原| 隆化| 千阳| 襄垣| 青龙| 临江| 皮口| 密云| 崇庆| 黄南| 科尔沁左翼中旗| 迭部| 旅顺| 铜陵| 霍林郭勒| 南涧| 定襄| 万安| 田林| 宜川| 溆浦| 大关| 桂林农试站| 睢宁| 伊川| 湟源| 天山大西沟| 湘阴| 沙县| 曹县| 玛纳斯| 黑山头| 崇信| 大兴安岭| 乡城| 晋城| 萍乡| 富蕴| 南溪| 呼和浩特市郊区| 中泉子| 贺兰| 通山| 潜江| 巴中| 寻乌| 当阳| 新安| 浪卡子| 蓬莱| 呼伦贝尔| 白云鄂博| 门头沟| 澧县| 炮台| 赤峰郊区站| 龙江| 塔什库尔干| 桓仁| 南召| 合肥| 晋宁| 德钦| 铁岭| 土默特左旗| 茶卡| 应城| 巴音布鲁克| 怀远| 酒泉| 大同县| 石家庄| 平谷| 贵溪| 滦南| 新建| 前郭| 荥阳| 英德| 吉兰太| 龙泉| 遂溪| 牟定| 东兰| 义县| 金秀| 岳阳| 临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