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彩票网

    <label id="iorga"><legend id="iorga"></legend></label>

  1. <output id="iorga"></output>

    <code id="iorga"></code>

    <var id="iorga"></var>

    <output id="iorga"><legend id="iorga"></legend></output>
  2. <dd id="iorga"><u id="iorga"></u></dd>
    <output id="iorga"><legend id="iorga"></legend></output>
  3. <var id="iorga"></var>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手機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共產實踐

    人民前線:和平,是打出來的!

    發布時間:2020-05-05 來源: 人民前線作者:前線編輯部

    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3)
    文字丨趙震龍
     
    一、美軍燒毀了軍旗
     
    1950年11月30日晚7時30分,朝鮮清川江附近公路,美軍第2戰斗工兵營時任營長扎切勒,在判斷撤退無望后,下令用手榴彈炸毀了重裝備的履帶和發動機,而后用汽油燒毀了軍旗。
     
    僅僅半小時后,第2戰斗工兵營就被英勇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全部殲滅,全營977人僅有266人僥幸逃走,被稱作該部隊自1917年成立起的首次慘敗。
     
    \
     
    盡管美軍在戰史中,記述了類似“第2戰斗工兵營的犧牲,挽救了陷入包圍的整個第2步兵師,重塑了朝鮮整個局勢”的所謂“英雄壯舉”。但當人們翻開老兵的回憶錄,其實不難還原歷史的真相。
     
    實際上,在燒毀軍旗后,營長和副營長就意識到離開已經不可能了,兩人帶頭高舉雙手走上公路,準備投降。誰知志愿軍戰士竟沒有理會他們。
     
    這些茫然失措的美軍官兵在滿是車輛殘骸的公路上漫無目的地游蕩著,隊伍越走越大,直到有人押送他們前往戰俘收容所,后來又被送進了戰俘營。在那里,這些來自世界第一軍事強國的代表們,終于見到了麥克阿瑟許諾已久的鴨綠江。
     
    美軍第2戰斗工兵營的遭遇,只是當晚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全面慘敗的一個小小縮影。
     
    在這場被稱作第二次戰役的作戰行動中,中國人民志愿軍官兵克服諸多困難,一路勇敢戰斗,先后橫掃美國“開國元勛師”騎兵1師,打垮號稱“永遠忠誠”的陸戰1師,粉碎“絕不當第二”的步兵2師,讓“聯合國軍”10天潰退300公里,被殲3.6萬人,其中美軍2.4萬人,連第8集團軍司令沃克都因逃跑過于匆忙翻車殞命。
     
    \
     
    這是怎樣雄奇的戰爭景觀!衣衫襤褸的志愿軍官兵,拿著美軍認為扔進煉鋼爐都不配的簡陋武器,吃著美軍認為連飼料都不如的少量食物,在漫天飛雪的崇山峻嶺中,頂著成噸落下的鋼鐵火雨,像趕鴨子一樣追逐著“聯合國軍”部隊由坦克與卡車組成的鋼鐵長龍,生生制造出“美國陸軍史上的最大敗績”!
     
    這場戰役的余波至今仍未平息,每到11月30日,美軍第2戰斗工兵營全體官兵都要在悠揚的軍號聲中組織焚燒軍旗儀式,只為紀念1950年11月30日那個被中國軍人徹底打敗的夜晚!
     
    \
     
    二、步兵從未如此輝煌
     
    1950年11月28日,中國人民志愿軍第38軍113師受領了一項艱巨的任務,他們要用最快速度向美軍側后的三所里穿插,然后憑借自己手中的十幾門迫擊炮,和少量的反坦克手雷,去和南逃美軍的三個師,300多輛坦克,400多門大口徑火炮,進行生死搏殺,并不惜一切代價堵住敵人的退路!
     
    這些英勇的官兵們,剛剛在德川與112師、114師一起,干凈利落地消滅了韓國第7師,他們不少人手中老掉牙的三八式步槍,也隨之換成了美制湯姆森沖鋒槍或M1加蘭德步槍。
     
    在經歷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戰斗后,這些敢于在零下20度的低溫中淌過大同江的鋼鐵戰士,來不及甩掉衣服上的冰碴,就又要投入到新的戰斗中去了!而這一次,他們將會創造震驚世界的軍事奇跡!
     
    \
     
    在步兵戰車、裝甲輸送車,甚至運輸直升機都已大量裝備的今天,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連隊常年保持著一個基礎科目的訓練,即20公里戰斗體能。
     
    這個科目往往以建制單位最后一個人的到達時間,作為全連的最終成績。而整個過程中,參訓人員不僅要攜帶自己的武器、彈藥、干糧,還要背負幾十斤重的各類物資。在最后階段,連長往往會拿出秒表,用一個酣暢淋漓的五公里奔襲結束訓練。
     
    這一訓練內容真實反映了人民軍隊自成立伊始就在思考的一個問題:我們的兩條腿,究竟如何才能跑過敵人的汽車輪子? 
     
    \
     
    向前!向前!向前!無所畏懼的向前!剩一個人也要插到三所里!
     
    邊走邊吃飯,邊走邊下達任務,邊戰斗邊繼續行軍,整個113師,從師長到炊事員,全部進入了一種瘋狂的狀態,他們的眼中只有三所里!
    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這些紅著眼睛的戰士們,14小時疾行72.5公里,還僅僅是地圖上的直線距離,他們連續擊潰韓2師、土耳其旅、美25師、英29旅各一部,這是怎樣不可阻擋的力量!
     
    即使到了1991年,那些憑借動力強大的“艾勃拉姆斯”主戰坦克,與“布萊德利”步兵戰車,在伊拉克沙漠中狂奔的美軍第7軍官兵,也遠沒有達到過這樣的進攻速度!
     
    當113師最終到達三所里時,毫無準備的韓國守備部隊竟然還在出早操,而美軍第5騎兵團距離三所里,只剩下五分鐘路程了!
     
    \
     
    三、犧牲也要排出先后
     
    我們早已習慣了歷史書中有關“美國人鋼多,中國人氣多”的內容表述,可是美國人的鋼,究竟多出中國多少呢?
     
    1950年,美國一共生產了8785萬噸鋼,接近世界總產量的一半,而百廢待興的新中國,只生產出了15.8萬噸鋼,還不到美國的一個零頭。這些冷冰冰的鋼鐵,為美軍帶來了難以想象的巨大物質優勢。以火力打擊能力為例,在第二次戰役中,美軍一個支援炮兵營,22分鐘打出了3206發炮彈,單炮最高射速達到了破紀錄的每分鐘8發。
     
    而志愿軍第20軍,這支擁有5萬余人的龐大部隊,整場戰役僅僅消耗了兩百余枚75毫米山炮彈,以及兩千余枚迫擊炮彈。也就是說,志愿軍一個軍的火力投送水平,竟遠遠比不上美軍的一個炮兵營!
     
    \
     
    但物質的鋼鐵總會耗盡,而精神的鋼鐵卻是無窮的!松骨峰是一座288.7米高的小小山包,正好卡在南逃美軍必經之路的轉彎處。當38軍112師335團1營3連連長戴如義踏上松骨峰陣地時,他立即認識到,這是一片死地。
     
    松骨峰距離公路只有120米,敵人的步兵只要10至20秒就足以沖到跟前;這里的地形并不險峻,山頭上也沒有濃密的植被可以用來隱蔽;松骨峰位于公路轉彎處,極易遭敵多方向優勢火力集中打擊;3連倉促進行防御,根本沒有時間構筑堅固工事……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明知是必死而往之!3連的官兵毫不畏懼,為了能夠像釘子一樣在這里堅守9小時,他們甚至為每一個人安排好了犧牲的順序!連排干部要依次帶領四個排進入陣地,每個排都明確了自己的堅守時間,而指導員楊少成投入戰斗的時間則在連長之后,他們知道,犧牲再容易不過,可完成任務太難了!
     
    鋪天蓋地的美國飛機,集團沖鋒的步兵坦克,移海搬山的炮兵火力……松骨峰在搖晃著,在燃燒著,在戰斗著!一次、兩次、三次……3連一共打退美2師七次進攻!他們召開了最后的支委會,燒毀了所有的文件,每名官兵都表了態,要與陣地共存亡!
     
    \
     
    當年幸存的美軍排長留下了這樣的回憶:“他們沒有子彈了,但還有很多石頭……我們不敢圍上去,因為人一多他們就會引爆手榴彈,把自己一起炸死……”
     
    戰士邢玉堂被凝固汽油彈點燃了,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將敵人死死抱住,最終燒死在一起!
     
    共產黨員張學榮身負重傷,甚至站不起來了,他爬向敵群,引爆了懷里的4枚手榴彈!
     
    連長戴如義的左腿被炸斷了,仍頑強指揮殺敵,直至中彈犧牲!
     
    指導員楊少成面對六七個圍住他的敵人臨危不懼,拉響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
     
    他們的鮮血燒干了,他們早該倒下了,可他們還在戰斗!
     
    \
     
    當我軍主力最終到達的時候,滿編120人的3連只剩下了7個人,而在他們用血肉鑄成的鋼鐵陣地面前,竟遍布著600多具敵人的尸體!
     
    毛澤東同志曾經說過:“這個軍隊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他要壓倒一切敵人而絕不被敵人所屈服。無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只要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要戰斗下去。”
     
    \
     
    當我們盡情享受今日幸福生活的時候,請不要忘記70年前那些勇敢而又年輕的志愿軍英雄們。
     
    只因為,尊嚴不是沒有代價的,和平是用烈士的鮮血換回來的!
     
    偉大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永垂不朽!
     
    偉大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精神永放光芒!

    (責任編輯:林飛雪)

    桂东| 丹东| 兴宁| 武穴| 望江| 睢宁| 冷湖| 望谟| 江西沟| 汪清| 嵩县| 钟山| 木兰| 中泉子| 天镇| 镇坪| 天峻| 苍山| 围场| 新城子| 南丰| 沙县| 河南| 板栏| 银川| 周至| 襄樊| 峨山| 玛多| 新都| 江川| 崇左| 拜泉| 赤峰| 安达| 宜宾县| 绵竹| 黄山站| 宜都| 虞城| 四子王旗| 府谷| 旺苍| 海拉尔| 响水| 仁寿| 宾阳| 青州| 东山| 花溪| 鄞县| 德化| 环江| 绥滨| 枣庄| 烟台| 江津| 顺德| 索县| 通州| 濮阳| 正定| 诺木洪| 绩溪| 佳县| 丹阳| 云龙| 普兰店| 喜德| 库伦旗| 乐至| 淮阳| 泽普| 巴彦诺尔贡| 会昌| 宜阳| 五营| 玉门镇| 番禺| 和顺| 灵武| 贡山| 建平| 红安| 古田| 上川岛| 新津| 龙里| 永春| 平顶山| 锦州| 林西| 句容| 白河| 沾益| 枣庄| 孟连| 无棣| 抚州| 双鸭山| 南坪| 开县| 黎城| 河间| 日喀则| 满都拉| 隆德| 桂阳| 马边| 广水| 上饶| 巢湖| 陵县| 万山| 乐东| 普洱| 阳原| 小渠子| 大同县| 海力素| 北安| 永登| 汝州| 长葛| 若羌| 宁强| 魏县| 逊克| 合江| 嘉鱼| 高邮| 科尔沁左翼中旗| 峨眉山| 中甸| 华山| 安溪| 德惠| 托勒| 芜湖县| 龙山| 会东| 武宣| 华坪| 肇东| 交口| 那仁宝力格| 达川| 房县| 嵩县| 青龙山| 日喀则| 灵璧| 呼伦贝尔| 恒春| 瓜州| 永州| 延安| 霍城| 湟中| 宜城| 淮阴| 江油| 来安| 江西沟| 绿春| 定远| 魏县| 苍梧| 台前| 弥渡| 青田| 峨边| 宝坻| 肃宁| 灵台| 芜湖| 隆回| 周宁| 睢宁| 阿勒泰| 三江| 云浮| 浠水| 八宿| 陈巴尔虎旗| 乐平| 鲁山| 洮南| 汝阳| 佛爷顶| 霍尔果斯| 大姚| 郯城| 泗阳| 二连浩特| 伊川| 郧县| 扬州| 永登| 沙湾| 陇县| 沙湾| 宁城| 清兰| 通州| 江山| 甘泉| 凯里| 陵县| 怀化| 北安| 彬县| 余杭| 彭山| 大武| 阿木尔| 玉山| 大邑| 施秉| 岳西| 萧县| 昭苏| 涿鹿| 防城| 永定| 涞水| 涟源| 献县| 宜章| 澄迈| 太原| 碌曲| 独山| 陆良| 本溪| 望奎| 万全| 克山| 周至| 垫江| 廉江| 常宁| 察尔汉| 丽水| 邵武| 错那| 龙州| 淳化| 高安| 东沟| 鼎新| 文成| 深州| 汉中| 济源| 常熟| 阜南| 黄梅| 灌云| 睢宁| 塘头| 溧阳| 留坝| 化州| 海安| 舍伯吐| 海城| 吴县| 四平| 汨罗| 阿鲁科尔沁旗| 宝兴| 满城| 广灵| 宜宾县| 尼木| 南县| 丹巴| 东安| 卢氏| 博乐| 平顺| 开县| 丹江口| 增城| 贵南| 昌江| 温岭| 伊和郭勒| 毕节| 藁城| 泌阳| 镇康| 通辽钱家店| 瑞丽| 甘南| 前郭| 天门| 滨海| 轮台| 海西| 赵县| 呼兰| 咸丰| 旬阳| 云浮| 西峰| 保亭| 会昌| 洮南| 阳信| 巢湖| 平乐| 崇礼| 苍山| 茌平| 灵宝| 武都| 宁化| 吴县| 拉萨| 赤城| 怀柔| 石阡| 东台| 临江| 崇阳| 琼海| 宁德| 太仆寺旗| 南部| 塔河| 塔什库尔干| 海林| 平度| 德州| 狮泉河| 吉安县| 通州| 北辰| 黑山头| 民丰| 准格尔旗| 宾县| 镇远| 玛沁| 辽阳县| 苍溪| 舟曲| 雅安| 甘泉| 黄陂| 信宜| 拜泉| 海兴| 海阳| 江宁| 彭阳| 庄浪| 聊城| 城固| 阿荣旗| 大同| 太平| 东安| 哈密| 蛟河| 丹阳| 灯塔| 长垣| 个旧| 翼城| 黄山站| 高力板| 永城| 磐安| 沅江| 茂县| 龙胜| 江城| 武定| 桐梓| 长汀| 西乡| 大安| 平和| 临朐| 镇康| 永靖| 德惠| 虞城| 遂宁| 怀来| 邳州| 雅安| 师宗| 岑溪| 新丰| 三台| 庆城